懿伦

嘉金大旗永不倒,我的嘉金第一好!


称呼我刀子或者懿伦就好
本命艾伦和金 本命cp嘉金

【all金】你们有谁抢到了矢量太太的特典吗?

来自一个永远都会错过特典的人的绝望,新的一季我希望全员都爱他谢谢x







1L 楼主
跪求矢量太太的签名图册!昨天去漫展的时候都卖光了!!

2L
前排沙发,话说楼主新人吧

3L 我来当安迷修的马!
这年头也只有新人会在这里求这个了

4L 楼主
是的,这里是二月份粉上矢量太太的小萌新,因为昨天电车晚点半小时,结果一去看就......

5L 我要吹爆矢量太太
晚点半小时抢不到正常,一点都不可惜,不过别浪费时间求了

6L 楼主
唉?为什么啊…

7L
能抢到的人就不多啦,要是我能够抢到两份肯定摆在家里供香才不会给别人咧

8L
看到了吗就是因为有楼上那样的人大家才会这么缺少矢量太太的特点周边的(手动微笑

9L 科普君家的胖次
好了楼上的先别歪楼,我来解释一下,至于为什么要不到是因为大多数人都买不到,很多人准时进场奔着太太的摊位也不一定会抢到

10L
毕竟楼楼你不仅要和一帮迷妹争抢,还有大佬在你前头啊滑稽

11L 楼主
什么大佬???

12L
这可不是萌新吧,这根本是你村刚通网,醒醒,大清早亡了

13L 圣空星原住民
你们能不能对新人友好点,矢量太太的女友粉还剩多少就没点B数吗?

14L
B数?没有,我很膨胀

15L
就是海盗船长大大和大罗神通棍大大那帮人了w

16L 楼主
???

17L 安迷修的马
日常看萌新蒙蔽真jb好玩XD

18L 矢量老公
我昨天第六次去漫展没抢到特典了,想听我描述一下场面有多么凶残吗…

19L
同是萌新搬起板凳过来

20L 雷神之锤
心疼矢量老公依旧没抢到特典2333

21L
这次又没抢到啊,又发生什么突发原因了???

22L 矢量老公
是海盗船长大大的锤子!我以为跟在那家伙后面不会发生什么事情的,天晓得他边跑边挥锤子,还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那种,问题是那锤子还特大,结果我在冲出去的时候撞上了,就......

23L 雷神之锤
偷偷补一句海盗船长大大挥舞锤子的样子也特别帅气!

24L 矢量老公
帅个屁(嚎哭

25L
等等为什么边跑会边挥舞锤子?

26L 科普君家的胖次
因为要阻止其他人跑的比自己快,就比如说烈斩是跑的特别快,星月魔女是欺骗别人错误的摊位大致方向,大罗神通棍是蒙蔽别人来去抢特典

27L
大罗神通棍大大不是总是说矢量太太的图特别丑吗,怎么也会来抢特点

28L
他就是喜欢矢量太太,死鸭子嘴硬

29L
哈哈哈哈哈哈死鸭子嘴硬

30L
笑什么,我提前一小时就在门口等了,他还剩十分钟开馆的时候才来,不停打哈切脸上一脸不屑说什么去看看别的摊位死都不要看渣渣的东西什么的,结果,结果!一开馆他唰的一下就朝太太的摊位跑,自己还卖了一大堆!你说气不气?气!不!气!

31L
跟骑士大大跑应该可以吧

32L 矢量老公
不可能的,怕是只有在梦里才会实现,那个男人会用脸来迷惑我们

33L 我要吹爆矢量太太
会被别的人迷惑还来当矢量吹?退群吧

34L
隔着屏幕都好像看到了一张冷漠的脸hhh

35L
矢量老公和矢量吹日常撕逼互怼hhh

36L 矢量老公
没办法啊那张脸真的很有诱惑力qwq

37L
矢量老公:委屈

38L
艾比小姐姐不每次都能抢到一堆的嘛,要不问问看?

39L
得了吧那个小姑娘有多少都不嫌多,从她手中要就是铁公鸡拔毛

40L
建议楼主买网上通贩吧,虽然没有签名但有总比没有好

41L
开玩笑网上通贩都要掐着秒表抢的好吗

42L
掐着秒表哈哈哈哈哈哈感觉好心酸

43L
金钱的力量,可怕的大佬

44L 楼主
我觉得这日子没法过了

各位神仙,他们对视了!!!一眼万年 一见钟情,激动到要昏过去了,这就是官方的糖,这就是官方的粮啊!!

你们谁注意到小天使卫衣上的箭头了??谁能和我解释一下??(摸不着头脑jpg.

我爱他!!!全宇宙的珍宝!!!!!!

七创社:

七创社:请大家热烈欢迎......


金:(突然占据全部镜头)终于到我啦!

今天是2017年10月7日!距离《凹凸世界》第二季开播只剩1天了!

大家一定要支持我们哦!背负着所有登格鲁星人命运的我一定会变得更强的!

那么本次倒计时就到这里啦,伙伴们!明天见!


七创社:给我点镜头啊啊啊啊啊!

先去上课,回家细化,我好爱他,要努力练习把他画的更好!

【艾金】恨不生同时

日记体,艾比视角,十岁年龄差,是糖,爽文混更x     



      童年发生过的好多事都不记得了,看到以前的照片也会有点恍惚,‘真的发生过这种事吗?’的感慨也特别多,不必要的回忆根本就没有在脑袋里占容量的必要。但是关于金哥哥的事情,我可是好好收藏一件都没有遗漏的喔。

     小时候好像经常会和埃米抢玩具,据说埃米总是抢不过我,就在一旁哭个不停。家里人还说我特别任性,玩具一到埃米手里我就会闹,怎么哄都不会消停下来,这种情况到金哥哥初次拜访我们家才停止。

     我的哭闹声搞得家里乌烟瘴气,连和邻居吃顿饭也不得安宁。照道理金哥哥早就应该来我们家玩的,就是因为怕添麻烦才一直往后延期。后来不能再拖下去了,才过来祝贺的。他们本来以为我见到生人会非常不欢迎的,没想到我一望见金哥哥连玩具都不要了。妈妈还开玩笑说金哥哥是我千金也不肯给的宝物。

     怎么可能!金哥哥可是我的白马王子,才不是什么宝物,金哥哥的新娘非我莫属!

 

 

 

 

     今天是小学毕业,大家都哭的很伤心,我也感觉很难过,但是大家各奔东西也是没办法的事,再说了以后又不是不能在一起玩,所以一想到这里我就感觉活力满满的了。

     金哥哥给我和埃米买了毕业礼物,埃米收到了高达,匆匆道了谢就回房间了。真是没有礼貌,这种程度的感激怎么对得起金哥哥的好心嘛!可是金哥哥完全没有在意,还在夸埃米很懂礼貌,啊,那死小子真是的,狗屎运。

     金哥哥送了我一条很漂亮的裙子,他说等我初中就可以穿了。宽松的灯笼袖穿起来肯定很舒服,后腰还扎着很大的蝴蝶结,他说酒红色和我的皮肤很配,期待我穿上去的样子。

     他送的我都喜欢,但其实有点失落的,我还以为会是钻戒什么的呢,不过现在说这些确实太早了,也不急,反正金哥哥喜欢的肯定是我哈哈。

     我还是问他确认一下了,并不是说害怕,但感觉会更安心一点。

     我问他以后愿不愿意给我买戒指,金哥哥愣了一下,然后笑了。他的眼睛就像是阳光下的海面,只映出我一个人的身影,只有我一个人。

     他说:“好啊。”

     我也点了点头,我们约定好了。

 

 

 

 

     秋姐来了,家里人很高兴。聚在一起问东问西,我跟她寒暄了几句就回房间不去打扰他们了。不知道为什么扯到金了,不知道谁先开口问,问金有没有女朋友。

     本来在听歌,中间换歌停顿的时候恰好听到秋姐的回答。

     “那家伙啊,已经有女朋友了。”

     脑袋里轰的一声炸裂,狠狠的拽开耳机,我晃晃悠悠的冲到客厅,具体说了什么我已经想不起来,只记得一些破碎的场面。母亲在向秋姐赔笑,父亲则是让埃米把我带回房间。

     埃米把失控的我拖回房间,我以为他会安慰我的,没想到那个衰仔一开口就在奚落我,不断的对我讲不可能的,天知道我有多气愤,直接不管不顾的踢打他,把怒气全部宣泄在他身上,我也很清楚的明白不应该这样,这并不是埃米的错。

     他既不回嘴也不躲开,沉默的低头站在那。但我宁可他一边躲一边喊我疯女人,也不要他和我一起分担痛苦,这并不会让我觉得好受一点。 

     或许是累了,我脑袋放空的盯着天花板,埃米捡回我的耳机,切到我最喜欢的一首歌上,然后盘腿坐在我旁边,陪我一起看着天花板。

     你走吧,我恨你了,我一点都不喜欢你。

 

 

 

 

 

 

 

     看到他女朋友了,叫凯莉,两个人很幸福的样子。

     烦。

 

 

 

 

 

 

 

     五月二十号,真幸福啊,居然在这种日子里结婚。

     初二刚好能穿上以前金给我买的裙子,想来想去还是穿上了它出席婚礼。一直没有和他说上话,他东跑西跑和亲戚好友们交谈,是凯莉来我们这桌道好,她夸我衣服好看,毕竟是金的眼光啊,不好看不行的。可是我觉得,她的婚纱比我的好看多了。

     根本不想来的,是埃米一定要我出席,他说我绝对要来见证金的幸福,心里的偏见和情绪都要放在一边。真是残忍,连切蛋糕交换戒指也只能在一旁守候,不过也许只有看到他幸福了我才能死心吧。

     在宣誓的时候,我把注意力转移到了别的地方,埃米一边吃着费列罗一边目不转睛的盯着台上,我打开了装喜糖的盒子,里面没有费列罗,一个银色的戒指在灯光下熠熠生辉。

     “你是否愿意这个男子成为你的丈夫与他缔结婚约?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他,照顾他,尊重他,接纳他,永远对他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台上的牧师质问着凯莉,我把戒指攥在手心,扭过头看向金发的青年,喃喃低语。

     “我愿意。”


【嘉金】形式化

幼驯染设定,啊金毛组为什么不是兄弟!






嘉德罗斯单手死扯着金的头发,一只脚踩在金的手腕上,身下人的腰部承受着他全部的重量。路过的同龄人都以不自然的角度偏过头去,远处有几个女孩坐在秋千上偷偷看着两个人。
他把金的头向上提,金的脸上沾上了泥土,被擦破的额头正缓慢的淌出血液。
“你道不道歉?”
被压制的人开始挣扎起来,眼睛死死的盯着嘉德罗斯 ,语气坚定的不像个处于弱势的人。
“我.不.”
——————————————————
秋头疼的看着面前的二人,嘉德罗斯还好,金的衣服简直就像破烂的抹布挂在身上,半张脸上还残留着血迹,犹豫过后,她决定还是先做好沟通。
“告诉姐姐,谁先挑起事端的?”
金低下头,倔强的不说话。嘉德罗斯把手插在裤袋里,看向窗户外面。没有人开口,谁都不愿作答。
这两个人都是孩子,秋不想去刻意袒护哪一个人,错了就该受到惩罚,但在大部分的时候,她不清楚是哪个人的过错。每次打架,金和嘉德罗斯都不会说出源委,面对起争执的事,他们共同策划好的一样,拒绝解释和道歉和解
秋记得有次打架,一个孩子跑来向他告状,是金对嘉德罗斯的价值观争论不休,最终演变成肢体冲突。免不了的,金被罚不许吃晚饭。实在是心疼,秋也没有吃,抱着金在那里谈心,只有嘉德罗斯看着桌上美味的食物砸了一下嘴,接着夺门而出。
告密的孩子被揍了一顿,嘉德罗斯也被罚不许吃饭。
至于他们为什么会玩在一起,说到底也就是嘉德罗斯住在金的隔壁。嘉德罗斯的父母是大忙人,常常托付他给秋照顾。两个人顺理成章的从小一起长大,在升小学那年,嘉德罗斯嫌金烦人,说绝交,几天不知去向,太阳还没升起就出家门,傍晚再披着晚霞回家。金起不来那么早去堵门,只好绕着城镇,一边无目的瞎逛一边大喊嘉德罗斯的名字。
绝交了三天,嘉德罗斯忍无可忍,觉得丢人,第四天站在金家门口逮着人二话不说一顿胖揍,谁都没有道歉,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和好如初。
后来越长大两个人越少吵架,金贪玩,负责拉着嘉德罗斯到处晃悠,嘉德罗斯则是负责帮金在考试前期疯狂补习,挽救不成样子的成绩单,秋工作忙,很多时候金来做饭,嘉德罗斯就去洗碗。有回金突发奇想说是要均衡发展,两个人换换工作,结果那次饭菜难以下咽,碗和盘子被打碎了六个。
可惜美好的时光没有长久,嘉德罗斯突然要去美国上美高,本来两个人考上同一所高中,一切都发生的太快,金拒绝去送他,也否决了秋开送别paty的提议。嘉德罗斯毫不在意,临走前在机场有几句没一句和秋道别。秋曾悄悄问他是不是和金又闹别扭了,嘉德罗斯愣了愣神,微微摇了摇头说没有。
嘉德罗斯离开以后,金跟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到了高中结交了一帮朋友,休息日不是出去疯玩就是约着写作业,情绪并没有因为挚友离开变的低沉。反而成熟了很多,少了督促成绩也没有下滑。
嘉德罗斯回来时,秋本以为金不会去迎接,哪知道他一个老早就到机场迎接,声势浩大让整机场的人都对他投来好奇的目光。他的热情迎接也收到了热情的回应,嘉德罗斯一下飞机就给了他一个爆栗,要不是机场人多,可能还会全套一条龙服务。
没有特别的庆祝,两个人窝在沙发上打了一下午游戏,到了晚上金就吵着说要去主题庙会,那个庙会是两人期待已久但泡汤没一块去成的,嘉德罗斯不乐意,说上一次没去成,这次去连不起来没劲,金就反驳说自己上次也没去也没劲。
“那渣渣你怎么没去,不想去很久了吗?”
“我这不是想和你一起吗?!两个人都没劲不就扯平了?”
“两个人都没劲了那还去什么?”
后来还是拗不过金,秋也难逃一劫,被拉去庙会。少年东跑西跑,几次差点被人群冲散,幸好嘉德罗斯及时的拽住他的兜帽,不过一直会引起金的抗议罢了。
九点,空中放起了烟火,金手忙脚乱的拿出手机说是要拍照留念,秋和嘉德罗斯站在一起,金发少年调整角度,笑嘻嘻的盯着屏幕。
“你和姐姐好上镜啊,怎么拍都好看。”
“那是秋姐和我长得好,你看看你好基因全没传承,不愧是渣渣。”
“嘉德罗斯你就不能积点口德吗?”
金拍完以后,嘉德罗斯也说要给他拍一张,结果金一摆好造型,不是嫌弃服装审美就是吐槽外表,金气愤的炸毛,张牙舞爪朝着嘉德罗斯扑过去,嘉德罗斯灵巧的侧过身子躲开,不留情面的嘲笑地上摔了个狗啃泥的人。
秋抬眼望了天空,烟火在空中炸裂,巨大的爆炸声混杂着身后人的喧闹,她转头看向两个纠缠翻滚的人。
这样就好了吧,不需要什么形式,不需要道歉和送别。
这样就好。

这对人好少啊…饿死了,留下了不会画画的泪水

【嘉金】死亡之舞

    黑死病暴发时期,宗教狂热化背景,ooc预警



      嘉德罗斯单手支着下巴,坐在壁炉旁边,初春的寒意弥漫在空气之中,即使寒气会随着夏季的到来一点一点淡去,但镇里的绝大多数家庭还是坚持使用着壁炉,每一年都是如此,一直到春季的结束。除了贫穷的以外,大家都在延续着这个不成文的传统。

     金盘腿坐在地板上,借着火光,把石碗里刚洗好的药草捣碎过滤,他打开的包里装着各种奇怪的器材和常见的新鲜药草,地毯上不可避免的粘上的碎土。

     糟透了,嘉德罗斯打量着正在工作的金,最近镇中心死去的人还不少,金的工作量大大增加。偶尔会来这里询问情况,有时候甚至是披着晨曦丢下包药就立刻拔腿走人。他总是恨不得让那帮垃圾统统死掉才好,可惜金不会这么想,每一个生命都值得挽救,那傻小子常常把这话挂在嘴边。

    “渣渣,你是不是越来越忙了?”

     “什么?”金的手停了下来,抬起头不知所云的歪着脑袋“丝丽雅家的父亲生病了,不过幸好不是很危险的病,现在看来应该只是轻微的哮喘之类的。那些特别的病例都让经验丰富的去负责,我现在只是打打下手而已。。。不对,我不是说过别叫我渣渣吗!”

     嘉德罗斯无所谓的冷哼一声,把头扭到一边,窗外的景色美得像街头流浪画家贩卖的廉价的画,说起来雷德最近又淘来一副《活着的景色》挂在他自己的房间里,一对年轻的男女站在夕阳下十指相扣,从价格来看也算是格外良心了,但祖玛总是对他的品味嗤之以鼻,偶尔会指着画面相恋的男女说:“不知道哪个人会先感冒或者赴死。”

     这时候雷德总会赔笑几声,说什么这就是青涩的浪漫之类的。祖玛一直对几个月之前的事情耿耿于怀,那时候雷德去镇上买低俗的恋爱小说,回来就发了高烧,也是那天,他和金第一次相遇。



     雷德的咳嗽声被放大十倍班的响彻在房间上方,祖玛靠着木门,双手绞在一起,嘉德罗斯则是装作不在意的看书。书上密密麻麻的字随着咳嗽声跳跃在纸面上,什么也看不进脑子里,嘉德罗斯焦躁的想把书狠狠摔在地上发泄,在他的手半举在空中的时候,慌乱的敲门声打破了沉寂的局面。

     一个矮小的身影,估摸着只有十几岁左右。他先是探头左右张望了几下略带迟疑的进了屋子。脸上带的是银制的鸟嘴面具,身长穿着泡过蜡的帆布黑色长袍,一只手紧抓着斜跨的皮包,另一只手握着木棍。没有人用言语欢迎或者回应他,祖玛默默地走到一边,嘉德罗斯冷冷的盯着他,或许是习惯了贵族的冷漠,他点头低语了声沙龙就朝着唯一紧关的木门快步走去。

     后来发生的一切都记不太清楚了,只记得等待的时间枯燥而漫长,大概足足半小时后,那个人打开门走到嘉德罗斯面前,利索的脱下面具,银鸟嘴里药草的味道一下子冲撞在空气中,是草木的清香。然后是特有的,只属于哪个人的,少年青春活力和开朗温柔的笑容,碧蓝的眼睛里闪烁着希望的光。嘉德罗斯有些恍惚,眯着眼睛和他对视,波涛向他席卷而来。

     “没有大碍,只是发烧而已。”他说




     接下来就是频繁不断的拜访,到雷德病好了为止,金一直带着药草来嘉德罗斯家里做,熟练的手法和外表毫不相符,累的总是问金为什么这么熟练,但一直没得到过正面认真的回复,往往都是被含糊不清的理由搪塞过去。

     “你怎么总是到这里来做这种活?”在不知道第几次地毯沾上土的时候,嘉德罗斯忍无可忍的开口。

     少年没有听出话里的驱赶之意,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回答道“因为忙啊,镇里的医生比较少。”

     这么明显也听不出来?嘉德罗斯对走向厨房工作的祖玛眼神示意,接着低下头继续看书。

     “地毯以后你来清理。”

     “啊??”



以悲痛化作成长的养料
你的眼底终会映出自由的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