煜眠

沉迷艾伦无法自拔(躺尸

【胜出】电车上的紧急情况

木绣琼枝:

>>>努力不ooc【但肯定有的


>>>努力写色气的场景【却发现完全苦手


 








 


【所以说现在是一个什么情况?】


绿谷默默的低着头,有点想止住自己的呼吸。


面前人身上的气味是如此的熟悉,就像那时候一样。


突然电车晃动了一下,对方“啪”的把手撑在了列车门的玻璃上。


“小……小胜,那个……”


“哈?”


“人比较多,你可以靠过来一点……那个……就是……”


“凭什么我要听你的,臭久?”


明明没有任何能让自己流泪的事,但奈何泪腺发达的原因,绿谷眼角还是产生了晶透的泪水。


 


 


一小时前   田等院车站


“能选在今天真的太好了!”丽日把两手手指对贴笑着对面前两人说。


“的确是这样的。今天我查看了一下天气预报,降雨可能性为24%,整日晴天,偏北风。”饭田扶了扶眼镜认真地说道。


“饭田同学还是一如既往的认真啊!”之前一直来回张望的绿谷感慨道。


 


难得的假期里,雄英学校1-A班的学生组织了这次考察活动。


“但没想到小久会这么早来到集合处,我以为经过昨天的测试小久会睡懒觉。”


“那……那是因为搭这趟电车行驶中可以经过火枪头的事务所和朝阳玻璃英雄事务所!火枪头,作风强硬的武斗派……”绿谷激动得又开启了话唠模式。


站在一旁的丽日与饭田也没有阻止,毕竟难得休息,那就以大家比较放松自由的模式相处。


在绿谷念念碎的时间里,电车就已经入站了。


 


“4号线即将有电车到达,请退到黄线以内。”


广播里传来了甜美的女性声音。


站前正在交流的人都停了下来,等待停下来的电车开门。


【小胜呢?】


“田等院车站到了。4号线的电车是去往东京保须的普通电车。”


【一定要占据车厢边,这样看外面才能看的清楚】


心里暗暗的这样想着,绿谷与其他两人踏进了车厢。


 “4号线要关门了。请注意。”




“这里看得好清楚啊!”


绿谷趴在车门的玻璃上往外张望着。


“绿谷同学你这样做是很危险的。”


饭田看见后立刻想去制止绿谷的行为。


“没事。就让他看吧。等下一站开车门前再去提醒他就好了。”


旁边的丽日拉住了饭田的胳膊说道。


 


但到了下一站的时候上车的人多了很多,靠在车厢边的绿谷好不容易调整好位置。转过身发现一直跟在身后的两人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耳旁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啊……真麻烦!”


 “小胜?”


 


 


四号线上


“啧!”


头顶传来的声音让绿谷的心咯噔了一下。


【又被讨厌了……】


绿谷正在自我暗自伤感时,身前的人往他这边挪了一下,两人之间的距离瞬间拉近了很多。


绿谷有点惊讶的抬起头,看向瞪着自己的幼驯染。


“我先说好了,是因为挤到我了才这样做的!”


“嗯!”


绿谷脸上泛起了笑容,认真的回应了对方的话语。


【该死!】


突然施加的压力让绿谷的头又低了下去。


“别抬起来!”


被摁着头的绿谷虽然不知道为何小胜要这样做,但还是顺应了对方的要求。


 


在列车行驶的过程中,绿谷一直听话得低着头。但是因为这个姿势实在不舒服,放松下来的身体就自然而然的靠上了身前的爆豪。


“喂!”


听闻头上传来了不满的声音。


绿谷立刻调整了自己的姿势,笔直得靠在列车门上,但头依旧低着。


“……”


 


本以为下一站就会转好的情况,现在看来更加糟糕了。


车厢内的人只是有增无减。


可能真的是挤得厉害,绿谷与爆豪之间的空隙越来越小。


“啊!不好意思。”


随着一声道歉,爆豪的身体直接贴上了绿谷。


“啧……”。


本来低着头的绿谷,现在脸的高度刚好结结实实的“撞”上了对方的胸膛上。


【小胜被人撞到了?】


虽然发生了这样的意外,但贴着自己的人却没有再调整身体。


两人就这样靠在了一起。


 


【啊……啊……现在怎么办?但好久没跟小胜靠得这么近了,自从那次之后……】


紧贴的身体传来了对方的体温。


【好温暖啊!小胜的体温还和以前一样,比我稍微高一点。是因为‘个性’的缘故吗?


貌似肩膀也变宽了许多。那也是,毕竟那么多年过去了。】


稍微抬起了一下头,绿谷现在只敢用双眼去瞄比自己稍微高一点的爆豪。


【以前好像差不多高来着。】


可能是绿谷的呼吸“扰”到了对方。


爆豪稍微把头往后扬了一下,眉间紧缩了起来,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


没一会儿,爆豪像是报复性的把头靠在了绿谷的肩膀上,连呼吸也吹到了对方的耳朵上。


【!


怎……怎么回事?小胜累了么?】


因为紧张而僵硬的身体和敏感而泛红的耳朵,看到这些反应让爆豪心里稍微舒坦了一点。


一系列的惊吓让绿谷立刻低下了同样泛红的脸,这时才发现爆豪的手虽然没有撑在玻璃上,但就放在自己两遍,这简直就像是被对方圈在了中间,而现在的情况简单点说就像是在爆豪的怀里。


意识到这一点的绿谷感觉脑袋有点储存不足,持续升温的身体可能会把脑袋烧掉。


但“不安稳”的列车让这尴尬的气氛持续升温。


 


“喀嚓”的一声,让本来就没有支点的绿谷随着惯性踉跄了一下。


爆豪虽然一直有维持身体平衡的支点,但看见绿谷的不稳,右手本能的把对方拉进了自己怀里。


如果说刚才是爆豪靠在绿谷身上的话,现在就是绿谷“陷”在爆豪的怀里。


这么亲密的接触,是从未有过的。


绿谷甚至能感觉到对方那说出来让人害羞的地方。


这种想法让绿谷觉得窒息,空气完全不够。但大口的喘气只会吸入更多属于爆豪的味道。


【等等!这时候应该转移注意力。啊!对了!奥尔麦特的练习表是:早上5点至7点半有氧运动、慢跑,然后是……还有相泽老师教的个性对抗分析:首先观察对方的……】


不知不觉沉浸在念念碎世界里的绿谷完全没有发现他的“魔咒”已经影响了身前的幼驯染。


爆豪蹭到绿谷的耳边用只有两人听得见的音量慢慢得讲到:


“你·再·继·续·这·样!我·就·把·你·的·嘴·给·爆·了!”


可能是多年来的习惯,在爆豪还没说完时,绿谷已经率先把嘴闭上了。


嘴巴闭上的同时,脑袋也停止了高速运转。在环绕着都是幼驯染的味道与体温下,心逐渐安稳了下来。这种安心的感觉伴随着强烈的睡意袭击了绿谷的脑袋,让他对现在那尴尬的情况妥协了。


【可能昨天的测试真的太累了,疲惫感已经影响到今天了。这味道太安全了,好舒服,想睡了。可能之后会被小胜……】


 


看着靠在自己怀里睡着的绿谷,爆豪的脸色虽然并不好看,但也就让对方一直这样靠着。


在电车转弯的时候会默默的拦上对方的腰,防止他跌倒。也会在绿谷向后倒靠上列车门的时候,扶住他的肩膀,让对方的身体再次靠向自己。


【啧!我在干什么?】


 


“喂!”


【?】


“臭久!醒醒,要下车了。”


被摇晃的绿谷蹭了蹭靠着的对方,转了个头继续睡。


【!】


被倚靠的爆豪被这一举动蹭出了火。


“再不醒来!我就立刻把你爆了!”


闻到搭在肩膀上那手散发出来的硝酸甘油味道。


绿谷立刻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整个人完全靠在了爆豪身上,甚至睡了过去。


【惨了!要被揍了!】


这样想着,绿谷本能的往后靠,用双手挡住自己的脸,在两人之间架起了并没有什么用的屏障。


“本站内终日禁止吸烟,请勿吸烟。”


“……”


【?】


过了许久也没发现对方有所行动,绿谷睁开眼睛刚好对上看着自己的爆豪。


“小……小胜?”


“下一站就下车了。你给我清醒点!臭久!”


 


 


保须站


“小久!没事吧?我们在车上没有找到你真的很担心”丽日和身后的饭田一看见下了电车的绿谷立刻跑了过来。


而绿谷身后的爆豪也直接走向了自己的小组。远处的切岛与上鸣正大喊爆豪的名字。


“给我闭嘴!”


小组三人看着走远了的爆豪,其中两人立刻转回身来对绿谷问道。


“没事吧?没被欺负吧?”


“发生了什么事情请务必跟我说,无论是作为朋友还是班长,都不愿看到你被欺负!”


看着露出担忧表情的两人,绿谷笑了笑说了句“没事”。


三人说话的时候,其他1-A班的同学聚拢了过来。


 


“峰田同学的脸怎么了?”


看着走过来的四人,丽日看见峰田那红肿的脸就开口问道。


“上车后不是有一站人特别多么,我们四个就挤在了一起。也不知道峰田同学是不是故意的,电车摇晃的时候他“扑”到了八百万酱的怀里,然后就被耳郎酱用超长耳垂扇了。”蛙吹就如此轻描淡写的诉说了事情的经过。


听完蛙吹的讲述,大家都沉默了。毕竟没有人能站出来担保峰田是无意的。


一旁听着的叶隐突然接过话题。


“说道电车上发生的事情,尾白同学很受欢迎呢!”


“!”


被提到的人惊了一下,本来羞红的脸更红了。


“难道是艳遇?”似乎是受到了刺激的峰田激动的问道。


“上车被冲散后我和尾白同学靠得比较近,他身后有几位女高中生?应该是高中生吧。一开始只是看着他的尾巴,然后小声的在讨论着。其中一位比较大胆的女生摸了一下,看尾白同学没什么反应她们就一直在摸。只是尾白同学的脸从那时候一路红到现在。”


“……”。


听到这里,一直漠然的几个人颤抖着肩膀,脸上都浮现出‘我没在笑’的表情。


“其实,我……我能理解那……那几位女生的反应。”一向比较稳重的八百万,这时候也掩着嘴说道。


只有峰田一脸羡慕的看着尾白。


笑劲过去之后,丽日突然想到了什么,急忙对身旁的绿谷发问。


“说道脸红,绿谷刚下车的时候脸也很红。车上发生了什么麽?难道真的被欺负了?”“呃……?不……”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必须开班级会议了。作为班长的我不能对班级欺凌事件视而不见!”


慌忙摆手回应的绿谷话还没开始说就被另一旁的饭田打断了。


【不能让大家继续这样误会小胜!】


“那个!”


绿谷紧闭双眼,升高了几个音量喊道。


“只是车上人多,空气有点不流通,让我有点呼吸不过来……并……没有……发生……什么……”


回想起醒来时的情况,绿谷的音量就越变越小,头也越来越低。


“真的麽?那我就放心了。”


丽日与饭田同时顺了一下自己的气。


“那我们去跟别的同学集合吧。”


饭田立刻露出了领导人的模样,在前面带领着同学们。


 


 


站外


集合点完名之后,饭田就在前面带路。


后面的队伍以两人分为一组。


“再怎么说我也算是雄英1-A班的学生,能力还有有的,你和饭田同学也不用这么时刻的担……心……着……我……吧……”


丽日扭过头看着也不知道是在跟自己说话的还是在念念碎的绿谷。


“并!并不是说,我不喜欢你们俩关心我……是……是……那个!我要成为英雄,个性也还好,有朋友关心我也很开心,就是……那个……独当一面之类的……”。


语无伦次的绿谷在丽日面前双手划来划去的急忙解释。


“噗!”


丽日看着他这样慌忙的表情就笑了出来。


“那个,小久。”


“在!”


“我跟饭田同学并不是不相信你在敌人面前的能力。相反如果遇到了敌人,我觉得最可靠的反而是小久你。但是……”


“但是?”


“但是如果对方是爆豪同学的话,我和饭田同学就没办法如此淡定了。你懂麽?”


说完,丽日就握住了小久的手腕大步跟上前面的班级队伍。


只留被拉扯着的绿谷一人拼命的去理解丽日的话。


【完】


 


 


特别感谢:梨子和西决两个小伙伴


还有看到这里的你。



艾伦所有官方服装一览

Shing:

Eren's Birthday Countdown 2015


【原作&公式】


1、兵团服(通常)



2、远征用兵团服(斗篷、立体机动装置) 



3、原作私服 



4、9岁 



5、扫除装 



6、5卷调教版 



7、11卷结尾伪预告的短裤 



8、铁桶(就是那个艾伦泡澡的东西)



9、namja



10、法被(NONAME)



11、BRUTUS的学生制服



12、秩父铁道



【反击之翼】


13、浴衣(传统式夏季用祭服)



14、brilliant(进击的棋手)



15、西服(祭典用特注礼服)



16、礼服(夜宴用最高级礼服)



17、风帽(革命的黎明)



18、冬大衣(寒冷训练的立体机动兵)



19、泳裤(水上训练的简易训练服)



以上就是艾伦生日企划《Erens Birthday Countdown 2015》的指定服装一览。


其实我觉得还有:


1、中学生制服(衬衣加裤子)



2、放暑假的捕虫少年



3、万圣节恶魔装



4、特务兵



5、不屈的双壁



6、立体机动特务兵



7、战术支援特务兵



持续更新~

发布了长文章:

点击查看

羽飒玥茗:

《【翻译|佐鸣】Cultivate Your Hunger 》

原作:dawnstruck

分级:R

翻译:羽飒玥茗

译者简介:

如果你在梦中见到自己的“命运”……

那么也许是时候在现实做出一些改变了。

【佐鸣】深入关系

苏红药:

【没错,这是一辆一万字的车


【恋爱磁场的前篇,学生会长×坏学生


【依旧的PLAY很多,接受能力低的就不要点开啦


【因为上次有小伙伴吐槽我名字起得如此清新,内容却如此黄暴。所以我本来想用化学反应这个名字的,想了想还是换个一眼就能看出内容的把hhhhh


 


 


    顶楼的风吹的猎猎作响,白色的衬衣衣角飘起,露出少年一小块干净的肚皮。


 


    金发少年躺在天台上的小房子上,嘴里叼着不知道从哪个墙角拔出来的狗尾巴草。


 


    天台的入口堆满了陈年杂物,所以极少有人上来,常年缺少保养的天台到处都是细小的裂纹,裂纹里几乎长满了狗尾巴草,没有骨头的狗尾巴草随着风摇来摆去,在这钢筋水泥筑成的顶楼上倒也别有一番风情。


 


    “呸。”


鸣人把口中的第三根狗尾巴草吐出,顺手从头顶那一小丛狗尾巴草中又摘下第四根,衔进嘴里无意识的搅动着。


 


 


    遮挡烈日的棉花糖被风吹跑了,鸣人被突然的强烈日光照的眯起了眼睛。


    但他并没有换个阴凉地方的意思,他正想事情想的出神,准确点来说应该是想一个人。


 


    “我喜欢佐助君。”


    鸣人想起昨天玩游戏时小樱娇羞说出的那句话。


 


    “切,那种家伙,有什么好喜欢的。”


鸣人将嘴里的根茎咬碎,原本只有青草味的根茎竟泛出一丝清甜。


他翻了个身趴在地上,反手挠了挠被野草刮的一阵酥麻的后腰。


 


    “哪种家伙?”


    伴随而来的是铁门关闭的声音和一声清脆的咔塔声。








http://www.jianshu.com/p/2a18a3d4f667






佐助把鸣人清理干净过后,看着满屋子的狼藉正头痛该怎么收拾。


放在书桌上的手机突然震了起来,鸣人似乎被吵到,嘟囔了一声翻了个身又睡了过去。


佐助揉了揉鸣人的脑袋,起身拿起手机,在查看了上面的内容后嘴角不自主的抽了抽。


 


鼬发来了短信“小孩子,节制一点,:)


佐助:........


 




END.

【佐鸣】当我们在谈论爱情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五月四日报名学车:

*撸给他看/强迫&半强迫性行为/拒绝高潮/电话性爱/鞭打&拍打


*大写的OOC


*黑化、黑暗向







  他收到过佐助的花和礼物,也总会在一些闲暇时段见到佐助光顾他的拉面馆——并非很频繁的频率——乃至于鸣人以为他们作为老板和顾客相识半年后第一次在情人节收到佐助的礼物,他尴尬地打着圆场,表示今天不是愚人节。那时刚刚解下围巾的佐助一脸疑惑看着他,叠围巾动作也因此有了停滞。


  “你难道不知道我在追你?”佐助这样问。


  “……”这件事对鸣人来说显然非常新奇,哪怕正主站在他对面理所当然地这么说着,也毫无真实感可言,“所以,你追我多久了?”


  “五个月又二十五天。”佐助叠好围巾,挂到一旁的架子上,简单地陈述了一个事实。





全文

【佐鸣】永不停息 (短完)

斯巴达大人:

【【【】】】

不老歌上车点我投币

微博上车点我投币

【【【】】】

【【【OOOOOOOOOOOOOOOOOC到天际,谢谢。】】】
注意事项
1,接杀了团藏后的佐鸣对决
2,不是砂糖
3,强迫性交
4,没逻辑,发泄用,纯粹是写本子里的温吞肉写到崩溃的产物
5,都没回去看看有没有什么该修改的(羞愧)

如果可以就上车吧。
另外我的简书被封了,实在不明白我这样清水的作者为何被封!!生气!!
有没有人推荐个别的博客……微博图片实在是……很……麻烦

《我们一只手压在脑袋下面另一只手伸向无数星球之中》

燃烧原野:

曾经几番提笔最终作罢,刚才看到说少漫结婚的wb突然激起了一点心思,也就顺便写点罢。

平日里的玩笑归玩笑,恶搞归恶搞,但是我其实并不喜欢这种少漫结婚生子看似大团圆式的结局的,这并不是因为我萌的是BL或者喜不喜欢某些配对的缘故。(笑)今天我想说的与任何CP都毫无关系,让我们谈谈那些情情爱爱之外的东西吧,比如说“梦”这种事。

对我而言,更多的时候不愿意看他们长大,走进尘世,结婚生子,化为凡人,理由也很简单,不是不希望他们获得“凡人的幸福”,而是少漫本身就是“贩卖梦想”。“梦”这种东西,倘若跟现实完全相同,又有什么存在的意义呢?

正是因为如此,我们不需要对方跟我们拥有同样的人生,不需要看他们为了教导儿女烦心,为房贷发愁,成为谁家的叔叔或者婶婶,成为“超过了年龄就无法拯救世界”前任英雄。

我们渴望的是那些不一样的人有不一样的人生,应该说,人就是要看到这种希望,哪怕是再微乎其微、支离破碎的星火。


权衡计算和世俗的成功对我这样的凡人毫无吸引力,我想看到的是生命的奇迹。

多少时候那些角色的一个不服输的眼神,一句发自心底的呐喊,一个鼓起勇气的动作——可能就那么璀璨的照射进了很多人的青春,影响了他的一生。



很多人觉得迷恋二次元是逃避人生,我不否认有这个因素,但是更多时候,我认为比起“逃避人生”不如说我们是“在英雄的人生夹缝里悄悄做着梦”。
二次元偶像的意义兴许也就是如此,我们把不能完成的梦想,部分寄托在他们身上,喜欢棒球的人并不是人人都能去甲子园,渴望友情的人也许频频遇人不淑,想要伸张正义的人可能被逼着沉默不语。
生活那么痛苦,我们总是不停的失去,放弃,多少年少时在篮球场上幻想着自己加入NBA的少年变成了夹着公文包淹没在人群里的叔叔,又有多少梦想着唱歌跳舞创造自己服装品牌的少女成为了主妇?

人们活着啊,终究需要梦,哪怕是别人的梦。



所以最痛莫过于梦醒时分。




作者毫不留情的推醒了你,塞给你一条领带和一只公文夹,冷酷的告诉你别他妈做梦进军甲子园了,你毫无才能,凡人一个并且没有女朋友,快点滚去上班吧社畜。

现在回想《灌篮高手》,其实我们心底里也明白,晴子也许最后嫁给了樱木和流川之外的人。世界这么大,未来永远充满变数,大多数人都跟初恋失之交臂,谁又能保证他们不是其中一个呢?

但是幸好井上老师没有这么做。
最后的击掌,欢呼雷动的体育馆,红发少年转过来笑着说“因为我是天才。”
故事完结在不圆满的时候恰恰成就了它的圆满,只要停在此刻,未来就还有无限的可能。

我在火影完结的时候曾经说过,我说“尽管不如人意,但是感谢你教我颇多,从此十年饮冰,难凉热血。”
说来丢人,那天晚上真情实感的哭了好久,不是因为所谓的“拆cp”这种理由,而就是单纯的无法接受英雄们突然都老了,要退位给自己的孩子了,我对这部作品是曾经保有很大希望的,也是相当期望它可以成为一部不落俗套的“神作”,但是结果就格局而言很让我惋惜。

这个万恶的,超过18岁就没法拯救地球的世界。
这个万恶的,一定要结婚生子好让商业运作下去的世界。

我想很多人的痛苦从来不是在于某个CP成真或者不成真,那些真的是很小的一件事,毕竟我们可以在架空的世界里描绘着新的感情,因此并不值得在乎。所以真正让人久久不能释怀,每次提起来都扼腕叹息的,是理想主义者们碎了一地的浪漫。

因为总有一些人的心里是明白的,那些心中满是勇气的少年们不属于这个尘世,他们以梦为马,他们属于长歌万里,属于星辰大海,属于吹响的号角和永不停歇的冒险、梦想。



理想主义者从不属于这个尘世。




他们不该堕入这个尘世。





(本条wb不想跟大家讨论那些CP的合不合理,谁又和谁更配。今夜我不关心CP,今夜我只想当个做梦的少年。)

人间❤大炮:

外野速报:《大新闻!!今早速报!!!我火村七代目正式!!离婚了!!》  01—09(一共9P)


CP:宇智波佐助X漩涡鸣人

论坛体,感谢朋友的帮忙、灵感和以死相逼的催稿。

P图的朋友说干完这一票他就要回老家结婚了。

图有点粗长,一共有9P希望大家不要看漏,祝您阅读愉快。


博人传前提,非常不正经,介意勿看。



论坛科普:

忍扑——五大国忍者休闲论坛,登陆需要忍者编号,众多忍者在和平年代无所事事的用着最精彩的忍术,扮演着寻常吃瓜路人。论坛男女比例大约在8:2,所以经常被戏称以及自嘲是个基佬论坛。又被谐音为淫家扑(nijia)

现任论坛偶像是雷影,真是说不清到底是基佬还是直男的爱好。


分享Adele的单曲《Water Under the Bridge》http://music.163.com/song/428423168?userid=314205159 (@网易云音乐)。 女神发新歌了www,听了一下感觉还蛮适合佐鸣的?个人认为像是佐助视角?(沉思脸

哈哈哈哈哈

伍幺柒:

一个让带土坚定了要日翻世界的故事
(第七斑打酱油